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文章 > 青灯

青灯

作者:佚名 来源:网友推荐 时间:2020-06-1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裹满红色尘土的摩托车还没停稳,同样风尘仆仆的人就听见院子里大黑狗热烈的狂吠,另有一只白色长毛串串的吠声夹杂在里面,可惜狗小势微,发出来的 呜嗷 声断断续续。

顾颜才推开大门,成年人般高大的黑影就扑在了她身上,一双爪子隔着薄薄的衣服将她腰上的皮肤挠得生疼。两只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差点没提稳,名唤 大虎 的大高个伸出湿哒哒的舌头就要往她脸上留下哈喇子印。

陈生停好摩托走进来,一身漆黑的大虎才放开顾颜扑向下一个目标。

大女儿回来了? 妇人头上包了一条头巾,衣服不大干净,腰上系了一片污浊的深蓝色围腰,刚装过猪食的桶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残留的液体,顺着她来的路淋了一地。

嗯。

顾颜牵起嘴角应了一声,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进堂屋里。她自觉是带了微笑的,可是高鼻梁下的那张嘴巴没有什么变化,旁人看来她显得有些冷淡。除了她带着鼻音软糯糯的声音。

你们什么时候回来这边的? 妇人把脸转向陈生,操着不大流利的方言招呼陈生 到里面去座嘛,你爸爸他们去地里了,天要黑才会回来。 又回身看着自己的大女儿,换做彝语说 你们吃饭没,没吃的话要不要妈妈去热给你们吃?

吃过了。

说话间混杂了牛羊鸡猪粪的空气窜入了顾颜鼻间,嗅觉立时变得灵敏了许多。饶是这样掺杂了微臭的空气,还是让她不自觉深吸了两口 这样的污浊与满世界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不同,它是让人心旷神怡的。

顾颜从袋子里抓了一把小鱼干,袋子拎在手里,出了屋给犹在兴奋的一大一小两只狗各自分食了一点。避开地上暗雷似的鸡粪,走过长长的小道,到了老房转角处,那只独眼的花斑狗才扑棱一下蹿了出来,龇牙咧嘴的朝她晃着尾巴。

顾嫣打开袋子,单独抓了满满一把小鱼干放在它食盆里,摸摸它的脑袋,才又抬起头四下里寻找着什么。

屋顶没有,围墙上没有,长长的院子里没有,院里的李子树上也没有。

屋里应该也没有。顾嫣推开紧闭的堂屋门,历经了几代人的古老木门拖着声调发出 吱呀 一声,光照瞬间覆盖了满屋沉闷的阴暗。

喵呜... ...

立着后腿正准备用前爪扒开橱柜的奶牛猫一下弹起一米多高,跳上橱柜继而飞檐走壁地跃上房梁,居高临下的警惕着她。

咪咪。 顾颜唤了它一声,弯腰在桌子底下找到一个空碗,抓了两把鱼干放进去,接着把小鱼干放进橱柜上面的抽屉,顺手把袋子里的火腿肠拿出来揣进兜里,又搬了一个凳子放在围墙边上,站上去看这个坐落在群山里的小村庄。

十四 顾嫣等不急了,站在凳子上向着空旷的天喊了起来。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又转过身,朝着相反的方向继续喊 十四

十四

咪咪

十四 我回来了

又过了许久,还是没有在屋顶看到那只狸花猫,兜里的火腿肠已经焐热了,贴着她的大腿鼓起来长长的一条。

神经病啊,喊什么呢? 陈生避着太阳坐在屋檐下的阴影里,调笑着对她说 她疯够了自然会回来的。

顾颜从凳子上跳下来,和陈生一道坐进阴影里。方才蹲在房梁上气势汹汹盯着她的牛奶猫正对着一碗小鱼干狼吐虎咽。

不应该的。 顾颜伸长腿,拍了拍裤子上沾染的红土 就算她跑出去玩,听到我的声音也会很快回来的。

她走到院子里,再一次朝青灰一片的瓦片上望了望。

我刚把猪喂完,几十头猪,啊呀 累死我了。 顾颜妈妈坐到女婿旁边,没顾上洗手,拉起围腰边去擦满额头的汗。

大女儿你在喊什么啊? 她还是没有去洗手,支起手抵在膝盖上,额头靠在粗糙的手掌里。

在叫猫。 进了院子这么久,顾颜还是没有叫出那声称谓。

妇人撑住额头的手僵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十四吗?

嗯,叫了这么久都不回来。 顾颜有些气急,知道十四恨她,但是总有一份超脱主人与宠物间的情谊,不论光阴荏苒的牵绊着她们。十四这样不肯见她的情况是几乎没有过的。

标签:[db:TAG标签]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