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记2020年3月30日的一次乌龙

作者:佚名 来源:网友推荐 时间:2020-06-1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19年底发生了一场,最后席卷全球的疫情。

疫情还在一直扩散,尤其是国外,一点停止的迹象也没有,幸好我们这里暖气也还没停,但小城蓝色的围挡和人们脸上的口罩似乎遮住了含蓄的春色。刚度过了平静周末,留下因睡眠不足而疲惫的身体,被闹钟唤醒,连滚带爬地去追赶一个新工作周期的车水马龙。也的确是追赶,即使早高峰加了班次,下一趟车还是在三十多分钟以后到站,而这趟只还有十来分钟,想要低成本不迟到就没得选,戴好口罩出门。

我预想凭我的田径实力,跑到车站,司机应该刚停稳、掏出手持温度计来鉴定一下我的体温。可见这仓促的计划,没留一点余量,得用脚跑出速度与激情来,还要顺道扔掉昨天拆快递剩下的包装盒。十分庆幸我们这里还未实施细致的垃圾分类,不然要我停在垃圾桶前辨认手中的垃圾袋该往哪丢,就肯定赶不上这趟车。当然现在也不一定能赶上,即使丢垃圾很顺路,半封闭的防疫环境也同时让路程增加了快一倍,于是我只能绕着封锁边境猛跑,乐观的想,也许还能多燃烧点脂肪。听说跑步会使人快乐,但赶车的时候体会不到。快速跑一百米,和周末晨跑过两三圈的状态差不多,已经暖和了身子,要开始出汗了。

捂得很难受,见四下无人,就用一手把鼻子从口罩里解放出来,另一只手扶着总顺着口罩松紧带往下滑的眼镜,调整一下位置,使没沾上白雾的上半边镜片看路,腾出空抹抹头上的汗。手忙脚乱,不过再跑一会就看到那个别扭的丁字路口了,它在居民楼附近,没法鸣笛,并且视野受限,出口处的人和车都过地很谦让拘谨。我也在路口前慢下来,眼睛开始有些发花,但还能透过路边树干的缝隙,看到公交还没有来,大概跑过剩下那一分钟的距离它才会来,精神就稍微放松了一些,大口大口得喘着气。甚至有闲情羡慕起前面几个等班车的人,班车上的人有同一个目的地,往往能省很多时间,而时间就是金钱,所以一些大城市就有,开摆渡车往返两个固定地点这种商机。劳动者和老板们很多呆在繁华的都市,不仅因为大城市提供各种便利,而且大城市的人更能压榨自己的时间,这使他们更容易接近自己的梦想,于是在高楼大厦里,霓虹灯下,里弄街角,包容了无数工作者,那里缤纷多彩的如同疯狂动物城。扯远了。

焦距调回到这些等车的人身上,已经靠近人群,得重新戴好口罩,虽然此时尚未感到强烈不适,但没想到在未来十来分钟会逐渐失去意识。公交缓缓靠站,这个时段的车一般不会有空位,却也不会拥挤,所以没必要匆忙,就按照疫情期间的规范流程上车。懒得往里钻,于是站在公交前段,本想抓下口罩透透气,但怕引起别人反感,而且估计车里的空气也是沉重又稀薄,就反手抓住拉环,用力捏一捏,感受下手心的刺痛,觉得心安。随着车发动,又开了几分钟,身子逐渐发沉,意识有些飘,像是晕车的感觉,想蹲地上歇着。一个好心的大姐察觉到异样,问我是不是难受,并且给我让座,我也没来得及说谢谢,闭着眼摸索着坐在座位上,仰着头大口大口得喘气,终于忍不住地把口罩摘下来,连衣服全都敞开,忽然感到左前方有橘色的光,照在眼皮上,但光晕一点点转为黑暗,我的注意力也因此全部集中在呼吸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节奏,然后就开始发困。隐约觉得有人在跟我说什么,但完全没法听清,时间仿佛被拉伸至无限,刹那即是永恒,在永恒的时间面前,一切信息都失效了。现实时间其实没过去多久,等我逐渐回过神来,发现司机冲我喊话,或者是在跟电话里的人大声说着什么。乘客也都下了车,只是身边还坐着一个小哥哥,帮我按摩着虎口,看到我醒来,问我哪里难受。我慌忙解释说,可能是昨天睡得稍微晚,早上又没吃饭,戴着口罩赶公交,没想到只跑一小段路就跟跑了马拉松似的,就成这样了。他说那没事,也许是低血糖,要是没时间吃早饭,带块糖就行,他有中医医生亲戚,所以懂点按摩,给我按按,试试管不管用。挺感激的,效果不错。由于刚醒,语速比较慢,颠三倒四地聊了几句,就听见外面响起一阵熟悉的呼啸声,是救护车来了。原来司机师傅帮我打了120。这种声音在疫情期间听的挺多,一开始是有些地方使用酒精消毒液,可能操作不规范引起了火灾,出动消防车比较多。后来大家长记性了,消防车有个把月没看到了,反而路上遇到的救护车比以往多,但是不看车,我也分不清它们发出的声音有什么差别。

标签:[db:TAG标签]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