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最近更新 > 最新文章 > 话春

话春

作者:佚名 来源:网友推荐 时间:2020-06-1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上班路上,拐过街角便看到一墙的春。爬满的藤蔓里藏着盛开的雪白小花-粉团蔷薇。花团锦簇雪白如碟,微风拂面,清香扑鼻。

这花,我见过,也很熟悉。

那年,也是这个季节。光秃秃的山梁上,一目四野的敞亮。早春的山脊,少有鲜花的影子。春的山梁多是闲地,只能种些地瓜耐旱作物。只因不是种植季节,所以看起来的满坡良田却并没有庄稼的影子。赋闲的黄土地里长满了小草和野菜,这便是我来此的目的。这个季节,上的坡顶,便看到一大片迷漫的野蔷薇。主人许是不缺那几斤庄稼,任由这颗遒劲的蔷薇藤枝四漫,长满田地。径草渐生长短绿,独花唯绽浅深红。一眼千里的苍凉,和近在咫尺的花香,顿觉满世界的美好。

那时的我,没有多余的时间玩耍,满坡地找寻着野菜的影子。有了野菜,我家的饭锅里才会充实,我才不会挨饿。7口之家,每人每月6斤粮食,满算还不到50斤。我家的饭永远是面条没有野菜多,一锅绿莹莹的青菜,几乎看不到面条的影子,所以我童年的梦永远都是饿醒的。即使现在到饭店吃饭,看到剩下的饭菜我都会打包或者吃完,不为别的,只为童年的梦里藏着深深的忧伤.......

时过境迁,那个上的山坡即看到好大一片粉团蔷薇的场景也深深的印在脑海里。空旷的原野,四周的荒凉被这枝繁叶茂花香蹙的场景点缀的如同梦幻一般。禁不住上前一嗅,刚欲淡笑好一个沁人心脾,眉宇间却叹息一声:梦中的花,香欲何时?

漂泊半生,仍一无所有。当初为了生活被迫离开家乡,现如今已是暮年,老家单位的工作也丢了。每个人都觉得在外打工的人就像在金山捡金子一样,一定挣了不少钱。它们不会想到你在外吃了多少苦?受过多少罪?遭过多少白眼?流过多少泪?就像这花,挨过一冬的寒,蓄了此生的暖,才绽出半春的香。

一生飘零,身若浮萍

标签:[db:TAG标签]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