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亦是种花人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匿名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言良说她喜欢花,我是相信的。

毕竟自古以来文人墨客都爱花,三闾大夫不就“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嘛!

可言良要是说她爱种花,那我就没法信了。

毕竟能够历千年而不衰不腐的莲子,都被她泡到了今天还没开花。

我也喜欢花,但是谈不上爱。

很多时候我觉得,花花草草可能都只是为了掩盖那种酸酸的味道,佩着香花香草闻起来像调味的十八香佐料,不然就直接成了醋坛子。

不过,我爱种花是真的。

毕竟我不仅出生在江南水乡,还生活在花木之乡。第八届中国花卉博览会就在我家门口举办。

我一直以为爱种花是遗传我爸,可直到我发现老爸只喜欢种芍药、牡丹、金镶玉之类的国色天香,我就知道我跟他不一样了。

大约二十年前,我们这到处都是稻田,隐约记得晚春时分开始插秧,然后大夏天的晚上老人们摇着蒲扇听蛙叫。秋天的夜晚依旧很热,大马力的排风扇轰轰作响,爸妈一边吵架一边扬稻。以至于现在我已经完全记不清那是什么季节。

我想,也许一个人出生的时候是农民,一辈子都是农民。我很庆幸自己是个农民,虽然现在并没有面朝黄土背朝天,但始终觉得跟脚下这片泥土有种莫名的关联。老一辈的人总是说,脚离了地会生病,那时候我笑他们迷信,现在我才猛然发觉,整天对着高科技,人就真的病了。

种的第一种花叫“太阳花”,名字是我自己取的。其实就是路边的小野花,我用小铲子挖了两株移植到了花盆里。一株是黄色的,一株是粉色的,花朵指甲盖般大小,很不起眼。可就是这么不起眼的小东西,只要有阳光的地方,就有它。所以,我擅自把这两株野花带到我家,还给他们取了名字,可能是想让他们也给我带来一点光吧。

因为家里穷,我学会了放弃,放弃那些奢侈的东西,比如零食和玩具。老爸年轻的时候学漆匠,因为油漆中毒得了肝炎,外出打工没几年,身体吃不消就又回家种起了地。老爸说,那年我上幼儿园,他刚好要去外地干活,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说,想要个飞机。后来,老爸回来了,我看到老爸就马上去翻他的行李箱,没看到飞机,气得好几天不肯叫爸爸。后来老爸没办法,带我去超市买了个玩具赛车才得以“父子相认”。老爸每次说到这件事,总是苦笑着说,小孩子也骗不得啊。

长大以后,总有人跟我说,成熟懂事的人活得最累。事实上,当我能够吃饱穿暖,并不会觉得有多么不开心或是不甘心。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不开心,都是因为在追求物欲的路上翻了车。那时候,我想跟其他孩子一样,吃一毛钱一根的棒棒糖,喝七毛钱一瓶的橘子汽水;长大了,看到山珍海味却觉得油腻恶心起来。这么想来,那两株“太阳花”就天真烂漫多了。

种的第二种花是“向日葵”,比“太阳花”大多了,我也大多了。

据说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很像老爸,也很像我。但是向日葵似乎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沉默,他灿烂而执着。当我发现他能够神奇地绕着太阳转圈,猛然发觉了梵高的画里那种生命的热情。于是,我总觉得男孩子都喜欢金黄色,因为那样显得辉煌。

从小就觉得老爸很厉害,但是很凶。后来有一天我问老妈,他这臭脾气你是怎么忍受的?老妈一如往常扯子嗓子冲我骂道,你跟你爸一个德性!

我没有说话,只是想到了大学时候在宿舍阳台上种的那一排向日葵。

标签:言良

推荐阅读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