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荟萃 > 友情文章 > 向远方

向远方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突然想起一个人——马晓容。

想她,正常都是突然间想起的。曾经给我们之间的关系定位,想了许久,我对她说:“我们大概是不属于朋友的,应该算作知己吧。”她看着我,没有说任何话语,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

说是知己,却是很是奇怪。每每我有高兴的事情,我却不会想起她,相反,总是在心情不舒畅的时候,我拿出手机,拨通的第一个号码绝对是她。

初识马晓容,是在零四年的九月份。那个时候,我刚刚从四川回到江苏。中途因为手机换号,我给四川的一些朋友和同事发短信打电话,正是如此,那个月的话费高达五百多。我有点怀疑移动公司计数有问题,因此调出话单清点,果然,找到一个陌生的号码。话单显示,我与这个号码在这期间,有过多次的短信和通话记录。找移动公司理论,人家死活就认定那些记录肯定是我的;问家人,家人回答,他们没有打过这个电话。于是在郁闷中,我给那个号码短信,我只是想证实一下,是不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我问对方是谁,对方回答,我是神仙。我倒是在郁闷中被对方的回复逗乐了,又回了一条:莫非天上还能掉下个林妹妹?对方答道:未必是林妹妹,但可以认定是马妹妹,或者是马姐姐。且是成功地自然的降落。在收到这些短信之后,我确定了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我想这肯定是一个熟人,一个换了号码的熟人。于是给对方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的时候,我否定了我曾经的确定。这个声音,我没有听见过。毕竟是一个陌生人,而且是一个女人,在短促的几问几答中,我挂了电话。也是从这次通话中,我知道移动公司肯定有出错的时候,如果对方用的新号码,也许我会记忆错了,但,这个号码她已经用了几年。可是人家移动公司是国家的腕儿,我这小胳膊小腿是拧不过的。

因为心理上有着严重的不平衡,我平时有点小郁闷,总是喜欢给那个号码发短信解闷。虽然,那是一毛钱一毛钱的在空中飞逝,不过我真有不甘。生活虽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上天总是会赐予我一些惊奇。我没想到的是,每次郁闷找那个号码撒气的时候,对方总是能给我一些劝慰和一些开导。这期间,我知道了对方名字——马晓容。

渐渐地我对移动公司少了许多怨气,倒是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朋友,虽然从未谋面,但有些事情的观点我们却是相通的。于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给我们之间有了一个定义——聊友。仅仅是聊得来的朋友。

零五年夏天,我接到马晓容的一个短信,她告诉我,她要到我工作的城市。她过来,也是为了工作。她在短信中对我说,如果我方便的话,到时候去接站。我答应了她。

火车应该是下午一点多到站,而那天却是误点。好不容易捱到火车到站,我高举着她的名字四处张望。没有发现有一个人向我走来,当接站的人群渐渐散去的时候,我掏出手机拨通她的号码发脾气。却在背后响起一个声音:“帅哥,何苦这么大的脾气?”

转过身去,看见一个清秀的女人,淡雅高贵。是男人都是“好色”的,如此一个美女,站在我的面前,我无论怎么也发不出火气来。

就这样,马晓容一步步走进我的生活。不过,我和她的工作地点却是相反的,她在城市的西头,我在东头。我们很少见面,不过,有时候她会给我一个短信;有时候,我会给她一个电话。我开始把她定位成朋友,生活中的,谈得来的。

同年的冬天,我被调往另一个城市。走得匆忙,临上车时我才想起给马晓容一个短信。内容很简单:我被调走了,有空我会回来看你。她回复:知道了,如果方便,我也会去看你的。

日子就是那样淡淡地过着,我和马晓容在同一个地区,却不在同一座城市。偶尔,我还是会像以前那样,一个电话,一条短信来表示我们心中还有对方这个朋友,我们并没有忘记对方。但我们不会时常联系,只是在想起的时候才会那样。

突然有一个深夜,酣睡中的我接到马晓容的电话。她在那边哭喊着:“吴杰,我限你在一个半小时内来见我,否则你再也不会见到我了。”我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夜从我住的城市赶往她住的城市。我走进她的出租屋时,只看见满屋的狼藉,她喝得醉醺醺的,脸上既是泪水又是呕吐物。她是不知道我的到来的,我帮她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然后把她放在床上,而我在另外一间小屋子里上网。

标签:突然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