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我把自己送回家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国庆节放假,我把自己送到父母身边,想给父母一个惊喜,提前没有打电话。当我拎着包站在院里时,父亲乐得合不拢嘴,向屋子里的母亲大喊:“快来,香儿来啦!”母亲一手的面,赶忙跑出来,直嗔怪:“这个娃娃,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啊?晕车了吗?快上炕,躺一会儿。”

父亲抱来一堆柴,生起了火,屋子里顿时有了暖意。母亲则在厨房里忙起来,不一会儿,端来了酸酸辣辣的酸菜面片,母亲知道我晕车,吃些酸菜面胃里会好受一些`。

父亲给我倒上热茶,乐呵呵的告诉我,他养的鸡长大了,院子里种了我最爱的大丽花,开得可艳了,他还在塑料棚里种了辣椒,不用跑到集市上去买了。

第二天清晨,我刚起床,就闻到油馍馍的香味,原来母亲在特意为我炸馍馍。母亲说刚榨了新油,磨了新面,让我尝尝。淡淡的油烟中,母亲正翻馍馍,我忽然想起,母亲的眼睛疼,不能被油烟熏,我要看锅,母亲说:“快歇着去,平时上班多忙啊,放假了好好休息一下。”

心在那一刻濡湿了,是花蕊中的一滴露。母亲心里想的,是她的孩子。

炸完油馍馍,父亲和母亲下地去挖洋芋,我也跟了去。

天空像一块蓝宝石,被秋风擦拭得洁净而美丽。田野里少了份热闹与绚丽,静悄悄的,偶尔传来犁地人吆喝牛的声音。

父亲抡起?头向洋芋畦挖去,在阳光下,父亲的身子弯成了一张弓,两鬓的白发闪着银光。父亲年纪大了,抡?头的力气远不如从前了。

母亲弯腰在后面拾洋芋,动作也迟缓了许多,我的父母,饱满如果实,所有的水分都让儿女吸吮干了。

几天的假期一晃而过,我该去上班了。母亲特意挑选大的洋芋给我装了一纤维袋,父亲则忙着挖葱,一棵一棵拣,去掉黄叶,去掉小的,捡了一大捆。

母亲说今年的胡萝卜好,一定让我拿上些。母亲扛起?头,背上背篼就去挖,专拣大的好的,又装了一小纸箱。

等我洗完衣服,发现父亲又杀了两只母鸡,父亲说我不吃肥肉,鸡肉瘦,让我拿上。

我无语,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悄然滑落。

父母心里记挂着的,永远是儿女,不管儿女长得有多大,儿女爱吃什么,他们都记得清清楚楚。

标签:国庆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