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十月,烟花雨巷,谁的思念带着伤?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匿名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日子总像从指尖渡过的细沙,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那些往日的忧愁和误伤,在似水流年的荡涤下随波轻轻地逝去,而留下的欢乐和笑靥就在记忆深处历久弥新。

浑浑噩噩的过了3个多月,没有你的日子,感觉连呼吸都很难受。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仿佛一下子憔悴了许多。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坚持到那天——你结婚的那天。

记得收到你的结婚喜帖那时候,上面金色的字刺痛了我的眼睛。你对我说:“臻儿,我要结婚了。你高兴吗?”我怔怔的看着你,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你一把搂住我的肩,“臻儿,别哭。我们答应过彼此,你会笑着看我幸福,我也会笑着看你幸福。”你紧紧把我拥在你怀里。

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还是爱我的。明明说要会笑着祝福你,怎么还会觉得那么难过。为什么,为什么让你幸福的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穿婚纱的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戴戒指的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可以拥有你的哪个人不是我。我只是觉得难过啊。

贴在你怀里,眼泪无助地滴落。周围是那么的嘈杂,我却清晰地听见了泪水划落的声音。你轻轻的抚着我的头,轻声道:“臻儿,对不起。我给不了你要的一切。家族给了我很大压力。对不起,对不起……”你一个劲的道歉,声音渐渐哽咽。

此时,我感觉你比我还要难过得多的多得多。家族联姻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崩溃。可是,我不介意。只要你还爱我,我爱你就够了。流禹,只要我爱你,真的就够了。我不奢求太多,只有你幸福就好。

那天,她来找我。说实话,她很漂亮。皮肤白得像个陶瓷娃娃,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巧的鼻翼,美的无可挑剔。只是,我没有想到,在这样一张精致的脸下,却是一颗赤裸裸嫉妒的心。当时,我正在上课。她不顾其他人,二话不说她的保镖就把我架出了教室。把我扔上一辆面包车。我很冷静,从来没有的淡定。

车子慢慢的开着,我闻到了咸咸的海水味道。我在心里冷笑。难道想把我丢进海里喂鱼不可?

她拖着拉着把我拽下了车。海边风很大,现在正是秋季,而我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校服,我直直的打了个冷颤。她却什么都没说就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我怒瞪她。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她冲上来对我就是一顿猛打。女人打架无非也就是那两招:扯头发、用长长的指甲抓出血痕来。

她把一沓纸扔在我脸上。那是你写给我的诗。心酸突然涌上心头。纸被风吹远了,直到看不见。我们是不是也会像这样被风吹散。

她破口大骂。“贱人!”

我静静的说:“你把我带到这种地方来能解决什么事。他爱的人是我还是我。你只不过拥有他的躯壳而已。”

天色暗了。我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她。她拼了命把我往海里推,我拼命挣扎。身上早已湿透。冰冷的海水往我涌来。她近乎疯狂的举动让我开始害怕。我的衣服早已被她扯破,肩膀也被她的指甲抓出深深的血痕。伤口泡在咸咸的海水里,说不出的痛。

我懂了,原来不是我爱你,你爱我就可以了。我没有想过你结婚后我们会怎样。可是这个刁钻的女人一定会把你逼疯。我们最终还是会远离,彼此分开。

我突然放弃了挣扎,不顾她对我的纠打,也感觉不到泡在水里的伤口的疼痛。我呆坐在海水中,眼神空洞无神,眼泪簌簌的往下落,任她摆布。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退离我好远。远处有呼呼的摩托车的声音。她害怕的赶忙跳上车走了。我一个人在黑漆漆的海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

流禹,怎么办,我感觉我快撑不住了。我还有好多事没有考虑。我以为我可以,我可以不介意,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的不介意让我遍体鳞伤。你的压力也很大,我知道你在努力,努力让我变成你的新娘。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成为你的新娘啊!

我忘了我多久后才被从海中救起,也忘了是哪个人救的我。那时我已经昏睡过去了。只依稀记得我看见了最后一点夕阳的余光消失。我笑了,可眼泪也出来了……

标签:日子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