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第一次的记忆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曾经有谁说过,女人的子宫会有记忆,她会记住第一个男人的样子——太恐怖了——即使第一个男人不是她孩子的爸爸,她生的孩子也会长得象那第一个“他”。

竹子不相信这样的说法,完全没有科学依据嘛!不过,她倒希望这个说法是真的呢。

虽然卫早已经湮没在历史人流中,但是卫的强健体魄、灿烂笑容、雪白牙齿……一直都刻在她最深层的意识之中。

如果,竹子生一个孩子,她会希望他是卫的样子。曾经,竹子是那么地深爱着卫!

竹子在想,如果她早几年看到稻盛和夫的《活法》,早点了解到人生的真谛,那么,她现在是卫的幸福妻子和一位开心妈妈,而怀里那个小人儿,长得肯定与卫一模一样,幻想至此,竹子忍不住隐隐微笑。是的,如果她知道人生如稻盛和夫所说就是“做为人,何为正确”的话,是断然不会放弃卫的。

竹子从小就心思沉稳,很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事物。但是她心里清楚,一旦什么人或是物让她喜欢上了,便难以割舍了。

有时候她也很不喜欢自己的不活泼,在家里上学的时候,妈妈通常会吩咐她出去玩,可是她不知道要去找谁玩,于是总是在家里待着。从来没有跟人交流过,喜欢什么样的男生,还有,有谁喜欢过她吗?那个时候她才90斤,却因为处于青春期而又有个非常瘦的小女伴,所以常常听妈妈叨叨,“哦,妹儿真是胖哦!你看人家那个谁多瘦!”每当这个时候,竹子明白,自信便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被消磨的。她暗下决心,如果以后自己有女儿,一定要培养她树立充分的自信,不在任何一个方面打击她。

那一年,竹子大概是18岁。离家到了外面去上学,她遇到了穿越生命的爱人。

竹子一如既往的沉静,从来不发起活动,从来不主动邀约。

一个寒冷的周末,同学约竹子一起去找朋友玩。没成想这一次被动的串门,带来了竹子的青春萌动。

同学的朋友已经工作了,他们一群六人一开始围着电炉子打升级,然后大家觉得在寒冷的冬天应该做火锅吃。竹子被辣得满脸通红,加上电炉的烧烤和火锅的蒸汽,整个屋子弥漫着一种南方城市少有的温暖。

竹子把厚羊毛外套脱了,里面是紧身毛衣和及踝的碎花裙子。竹子已经远不是妈妈眼里那个小胖妞了,但是她自己仿佛丝毫没有觉察,她从来没有恋爱过,也是因为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之于同年的男孩们有着怎样的吸引力。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腰很细,小腹很平坦,她只是害羞地把自己裹起来,严严实实的。

因为害羞,竹子一直没有仔细观察过那三位男士。起身脱衣服挂衣服的时候,才发现之前跟自己打对家的其中一个男孩正在看着自己。打牌的时候,他一直被过长的头发遮着脸,竹子一度以为他可能因为长得丑而不愿意以脸示人。这下俩人的眼光对了个正着,竹子的心颤抖了,他长得好帅,是自己最喜欢的那种类型。

边吃饭,东家一边介绍着大家相互认识。男孩叫卫,比竹子大1岁,在本市上中专,与竹子的家同在一个市区。卫不久将毕业,最大的可能是回他们共同的市区去工作。细心的同学看出来竹子的喜悦,主动把宿舍电话留给了卫。

第二次见面只有他们俩两个人,就着路灯橘色的光,卫把他的电话号码写在了竹子发热的手心,卫的手指纤长冰凉,竹子鬓角的头发随着卫的呼吸飘动,竹子脸很热、心狂跳不止,也感觉到卫的轻微颤抖。卫的字好漂亮,竹子回到宿舍之后舍不得洗手,却因手攥得太紧,汗湿了字迹,因此又懊悔不已。

接下来的日子,便分开两地了。卫回家工作,竹子每个月买一沓电话卡,统统“说”完了。后来有一次见面,竹子听卫说,某天他在同事家玩,听到有电话找,知道是竹子便从走廊翻窗台回宿舍,双脚一滑,差点从四楼掉了下去,竹子着急了,问有没有伤着啊?追问了几遍,卫才说手肘上缝了几针,不碍事。竹子摸着缝针的疤痕,眼泪叭嗒叭嗒流了卫一身。

标签:曾经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