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 校园鬼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我拿着饭盒低着头慢悠悠地走出寝室楼,突然砰一声一个人掉在了我的脚下,我感觉一股余热粘稠的东西溅落在我的脸上,我本能地向后退,脚却已经不听使唤了,于是我一屁股摊坐在了地上。正好和一双直瞪着的眼睛对视着,那张原本就非常丑陋的脸,像是被什么东西"... [ 阅读全文 ]

  • 乡川小路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我的家乡特别的多山,正所谓开门见山,四面朝山,夏天的时候特别凉爽一到了晚上显得阴阴深深。 有一座山,从来没人敢去那里。只有一户人家在那里住,房子是一间用泥构成的屋顶的瓦铺满了一层层的树叶,这里住的是一个老人没有子女,听村里的人说他在这里住了"... [ 阅读全文 ]

  • 神秘的女读者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话说京城地坛每年春秋两季都要举办大型书会,聚集京城乃至全国各大出版社和图书公司,一起摆摊售书。新书一般可以打八九折,老书低的能打二三折,甚至一折。因此总能吸引许多书迷前来购书淘宝。作家在地坛书市上签名售书是常有的事情。许多着名的、非着名的"... [ 阅读全文 ]

  • 我所知道发生在北京的真实灵异事件(2)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自从黄三奶奶来过后,奶奶只在每天太阳刚出来和正午时刻分别清醒一两个小时,其他时候罕有清醒的状态,清醒时就也就坐起来喝点稀粥,身子是越来越虚弱,脸色越来越差。尤其是夜里,整宿的说胡话,却又不是发烧,体温冰凉的吓人。这样过了两个来月,家人到处"... [ 阅读全文 ]

  • 死亡游戏(5)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然是被我们三个一起杀死的。然后是团长,然后是慧慧。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慧慧主导的,那么此刻,我手机上的短信又是谁发来的呢? 国王游戏:坦白你做过的一切,否则我会来找你。 我抱着脑袋,怎么也想不透这一切。那天晚上,慧慧神秘兮兮地告诉我,看见团长和"... [ 阅读全文 ]

  • 我是鬼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喂,您哪位?深夜我的电话响起,我没有看是谁,只是有些急躁的接起电话。 这个点儿还给我来电,除了是出事了!就是出事了! 是我啊,老侯。电话那边有个人慢吞吞的说着。 我忙问:你没事吧?这么晚打电话干什么? 边说着边开始穿衣服,哥们有难我自然首当其"... [ 阅读全文 ]

  • 隐身帽之遗憾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丽丽被挤压在画壁上,她忽然低垂了头,转个眼风,媚骨如丝。 她握住花豹的大爪子,痴痴地笑出来,她把自己的小脑袋贴在花豹的粗脖子下面,妮妮喃喃,我却白毛倒竖,浑身鸡皮噶哒。 哥哥!这小耗子说,你好大力气哦!你真是跟别的耗子不一样啊。 哼!花豹说,却"... [ 阅读全文 ]

  • 隐身帽之百幻蝶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天高地厚,原野繁花似锦。 一株罂粟花下,父亲盘膝坐在草编垫子上,母亲依在他的旁边,聚精会神地编织一顶草帽。 我与丽丽脸坐着,剥几颗花生果。 我们是一家人,父亲可以在白天出来,田鼠家族,大家都相亲相爱。无垠的碧野,无数果实,田鼠不必去偷盗,只这"... [ 阅读全文 ]

  • 隐身帽之我是谁

    发表于2020年08月02日

    这场景颠覆了我的认知。 我在田野里出生,母亲爱我如至宝,父亲带我回家,我自问,他待我极好。我与花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们只等到成年,就会结成夫妻,我们在公寓里出巡,大家都夸赞我们是一对璧鼠,他们期待我们快些长成硕鼠。 硕鼠的传说,肯定了老"... [ 阅读全文 ]

推荐阅读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