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谁来做我一生一世的爱人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7-2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我家在巨野县龙堌镇。由于家境贫寒,19岁那年我就远赴东北打工。在东北两年,也有当地的女孩子喜欢我,可都因为我的怯懦和不肯被招赘而告吹。1991年,经媒人介绍,我认识了邻村姑娘秋凤。她与我同岁,长相一般,还没文化,交往过程中我总感觉和她没有多少共同语言。有心不愿意,无奈父母百般劝说,加之媒人再三撮合,我只得答应了这门婚事。也许,父母说得对,庄稼人不要有太多的奢望,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就行了。为了筹办彩礼,我埋头苦干,拼命挣钱,只为早日拥有一个温暖的家。1995年,我把秋凤娶进了家门。婚后的日子还算和美,我们夫唱妇随,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家生活。

一年的时光悄然滑过,秋凤的腹中也孕育了我们的骨肉,让我无比欢欣,期望着小生命早日降临。然而,仅仅怀孕3个月,秋凤就不慎流产,之后很久都未能再次怀孕。为了早日满足父母抱孙子的愿望,我带她四处求医问药。经过一年多的治疗,秋凤终于又怀孕了!我们一家人都很兴奋,小心呵护她,不让她干重活,生怕有个闪失。可是,命运总是捉弄人,没多久,秋凤再次流产。

好梦难圆,秋凤伤心,我也很沮丧,但我总是设法抚慰她,因为我明白她内心的痛比我更甚。可是,秋凤的脾气还是越来越坏,无论白天黑夜,一点小事不合心意就要大吵大闹。不想让父母听见,我只得靠调大电视声音等方式来试图阻隔她那尖利的叫骂声;更让我难以忍受的是,即使守着外人她也毫不顾忌,说闹就闹,不给我留一点情面。

尽管我选择了忍气吞声,秋凤却丝毫没有收敛:我在窑上挥汗如雨,她却动辄就回娘家,早出晚归,家务事和地里的农活不闻不问;就连我花费几百元才买没几天的几只小羊羔也被她活活撑死,让我心疼不已。对我的父母,她也颐指气使,还不服说,说轻了不听,说重了就大吵大闹,把“离婚”挂在嘴边不说,还常常以死相逼……在这样的情境下,我和秋凤的感情日渐淡漠。不想一辈子就这么耗下去,我便提出离婚,秋凤却怎么也不同意,父母也坚决反对,让我内心十分苦闷,寝食难安。

1998年夏天的一个雨夜,同村一起干窑活的三名青年让我开农用车载他们去公路,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他们是因为手头缺钱,想要实施拦路抢劫,还要求我参与。起初我很害怕,本能地拒绝,可转念一想:如果我被刑拘了,秋凤肯定会主动和我离婚,便耐不住他们的怂恿,铤而走险……

三年后,这起案件被侦破,我和其他三名青年一起锒铛入狱。我被判11年有期徒刑,随后便被押往济宁市某监狱改造。其间,秋凤来看过我两次,每次自然少不了哭哭啼啼。记得第一次她问我,“出去以后你可咋办呀?”到了第二次,满口满心便是她独自持家多么艰辛,一个人简直无法生活,一心想和我分手。我明白她的意思,便主动提出离婚,她忙不迭地答应,还喜上眉梢。我心里一阵刺痛:为了等这一天,我付出的代价太惨重了!

2002年10月的一天,我和秋凤正式离婚。终于摆脱了这段可怕婚姻的桎梏,我的心豁然开朗。

离婚后不久,家乡的部分土地因被开采煤田占用,获得一部分补偿。秋凤闻讯后,其户口虽已启走,却返回我家索要钱款,达不到目的便又哭又闹,后来还闹到了村委会。尽管她未能如愿,可当父母告知我此事时,还是让我倍感心寒。

离婚以后,早日出狱、重新追逐属于自己的幸福便成了我最大的愿望。于是,我认真改造,努力挣分,力争为自己减刑,最终获取减刑三年的奖励。去年10月,我被提前释放,返回家乡。

一天,我骑自行车带着侄儿去集市上玩,迎面遇见秋凤。我没有下车,只瞟了她一眼就与之擦肩而过,走了很远才回头,却见她还伫立在原地。那一刻,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后来,我听说秋凤早已再婚,依然是习惯性流产,只得过继了她妹妹家的孩子。由于她的飞扬跋扈,再婚后生活也并不幸福。

标签:一我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