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男人有狐臭,必定会长寿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笑没?撇着个嘴,“男人有狐臭,必定会长寿”。看见这一标题,可能的忍俊不禁,嘴会“噗哧”,牵动着小酒窝,张合有度,掩口抿嘴,“咯咯咯……”花枝乱颤,去颠覆心中久存的淑女形象,捧腹背身,不说是天翻地覆,也定会地覆天翻。但却猛然,好像觉得不对,“嘤”地卡壳,把当事者的我,凉在那里,而由着两三个身段窈窕美女,细腰俏丽,娇滴声颤,胸脯起伏,脸红筋仗地捂嘴而跑,躲入内间不见踪影,但笑声的自内而出,还是兀地缭绕房梁,传去老远,老远。

那么,这是缘于何故?没有什么地。但要扯个究竟,寻个真相,尚需还原于走进药店的我,腿刚迈入,服务小妹甜甜的笑脸与脆语,“萧叔,今天选点啥?……”就令我的嘴,必须于回复境地,不然真愧对美女们情意。是的,经常在这里消费,天长日久,方成惯性,积分卡早办,服务肯定到家。自然而然,次数多得胜似冬天里的虱花,也如暑夏里的蚊虫,陌生变熟客,没存远天远地,反而若左邻右舍般亲切。所以使她们的客气,自然是长话长说,无话也要扯起来说,大家肝胆相照,见啥侃啥。甚而有些时候,自己幽默上头,也常拿她们开些玩笑,寻个开心,口吐莲花,总会把她们逗得,在“咯咯咯……”中,笑声满药店,路人忙觑看,像虱子跳蚤跳寒冬,跑出跑进,一个劲于铺盖卷左撩右跳,棉絮上打滚,旋转起舞蹈,甚而咬起那个“哦”的青头包,痒酥酥,麻梭梭,直想去抠。惹得别人借问,往往大言不惭,“萧叔叔𠮿……”大名鼎鼎地上了头版头条,这个公开秘密,在我们这条街巷里弄,简直成为了茶余饭后的闲聊趣话,酒席谈资,甚而于炎热暑夏,平地里刮微风,拂柳叶蔓,树摇曳动,凉爽怡人,“不是春天胜似春,天下何处不逢君。月月天天笑一笑,百年寿星喜迎新”,为这样的港花,妙笔般无限极输送,该是多么让人欢悦雀跃的乐不可支,喜之不尽,“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嗬嗬,所以说,当我板起个一本正经,正而八经把标题党话语,一口而占,她们的猛一楞,好大一会,才回过味,继而花蕊笑声,自然出现本文开篇情景,惬意得很,寓意飙飞,在公元二二年农历五月初五端午节晚21时左右,次地开放,并铺天盖地,好似鞭炮齐鸣,惹得有好事者,“萧月月又在斩元子……”,一个个的疯狂,猛然将微信、QQ、快手等等,对准我与美女小妹们,狂刷朋友圈,弄出小声响,呼啦啦地卖萌玩嗲,点赞分享,“萧月月,够拽,新都拽娃,天上没有,地球有他,这是普天之下,莫非川西坝子,又出一个像李白清、钟冲模样的笑火星,横空出世,为滚滚红尘,劲添无尽的笑料百出,好制造更多的茶楼酒肆之茶余饭后喷饭之作,喧嚣哄堂大笑的美妙,乖,美女那个美得迷人;亮,帅哥那个帅成花痴,“哪个青年男子不善钟情?哪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这是人性中的至善至神。啊!让爱之歌永远飘逸……”神不兮兮,狂侃大山,把一个文豪莎士比亚,也拉来悬吊吊挂起,为凑热闹扯起二金条,不去胡闹,怎会幸福生活吃上蜜甜般美好。

“!真不知道,你萧月月,还会来这一手……”不知咋的,王麻子不适时机地,好像从天上,更好像是从那个边边角角,影子一般,晃了出来。人模狗样地,戴着个圆不溜秋博士帽,穿起个皱巴巴长衫子,甩着个文明棍,而金丝边眼镜,早戴得有些生锈,耳朵上挂,眼睛朝下眨,活脱脱影视剧算账师爷,作派正是他。哦哟!那个出场,排场特大,气氛热烈,掌声如雷,欢声雷动,唿哨声,鼓掌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好家伙,不愧是王大爷那个板眼,文明棍高高举,双手往下压……安静了,大家睁大了眼,想一想,屁也该放了,嘴巴里打,舌头里像唱歌,“嗯,嗯,嗯……而今眼目下,大家都认得到我王大爷,王麻子,王发财,知道的……”王麻子说着说着,腿收拢,脚打伸,标标准准拿帽致敬,“嗯,立正,少习,齐步走……”,转起了圈,“哈哈哈……”满满的哄堂大笑,“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好像不少呢?你们各位肯定没我岁数大……什么,不清楚,算不清楚又有啥……”王麻子转着转着,手指向了我,“咳咳,可真不知……搞不清楚的萧月月,咋个士别三日,还真当刮目相看……还会斩元子,扯皮子……斩得来,死鱼的尾巴,硬是不,不摆了……看来哟!后生可畏,猪油收税……嘤,说的啥?狐臭…说得好,我王麻子,怎么不会是狐臭大王呢?活得好好,尽耍灯草……对,长寿基因,狐臭第一,不错,不错,宇宙苍穹大发现,云朵里绽放花朵鲜艳,玫瑰,牡丹,夜来香……啧啧啧,香喷喷,油珠珠,灰(非)亮,灰(非)亮……”滋味悠长的王保长,脑壳儿晃,手摔儿摇,拽起方步,圈圈儿在那个转着,让撑起的堂子,在药店内外,“里三层,外三层,中间还要夹一层”,一时间围起的人流,如鲫鱼闹,如人串串儿啸,哈哈声连天,笑声儿不断,只听见那高喊,撩拨着情绪,“王大爷,王保长,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标签:笑没

推荐阅读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