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从喝茶谈起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今日读了周作人先生的“喝茶”一文,禁不住想动一动笔了。但这看似以喝茶开头,实际上我对喝茶的种种还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纵然自己经常茶不离桌,但也无非是身边有什么茶就喝什么茶,如果偶尔找不到茶叶呢,大可以用白开水代替之。倒是有几个经常小聚的朋友,他们当中却有酷爱茶者,值得一提的是其中有一位对于“喝茶”已经到了无茶不食的神奇地步,而在他的影响下其余几个甚至也包括我,我们也渐渐地对喝茶有某种情怀了。

在这个特殊的民族和信仰环境的熏陶下,喝茶却是我们这儿的日常,在我们的习俗里,你是懂茶会品茶的人也好,或者是对茶一窍不通的人也罢,总之茶是饭前饭后或者有客来时必须首先要上桌面的。尤其当有客人来时,茶的好坏尤为重要,这不仅体现了东家对客人的一种重视与尊重,也向来者展示了自己的“眼力”和自家的“实力”。同时,必不可少的,茶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可以使初来者放松的融入陌生环境,可以使没有话题可谈时的双方也不至于深陷尴尬之境。而我正是一个向来沉默多于谈天的人,喝茶确实很有效的打发了我的许多不知所措的尴尬瞬间。

我是东乡族,在我周围大多数人都是东乡族或者回族,当然也有汉族的朋友们,只是在这个地方仅占了少数一部分。而对于喝茶这件事,东乡族和回族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喝茶对于我们的日常就如喝酒对于汉族朋友们的日常。在这里,甚至不喝茶的人对于喝茶这件事也并不陌生。

对于我,茶并非是必需品,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在我看来有些特殊情况下喝茶即便对于我这样的不屑于茶者也有一种享受般的感觉,所以如果时间久了不免会对茶有所“饥渴”。那就是吃手抓的时候。这里的“手抓”不是新疆抓饭,也不是其他的什么饭食,我所说的正是这里的民族特色之一“东乡手抓羊肉”,我们常称之为“东乡手抓”。在这里吃手抓与喝茶是连在一起的,不可分的。所以每当吃手抓的时候,喝茶确是一种享受似的存在,有了茶香,手抓更是一绝了。

然而今天如果纯粹地谈“喝茶”这件事,那我这个门外汉只有马上停笔的份儿了,但如果说起与喝茶相关的一些人或事,那可谓三天三夜都无法停笔。当我从周作人先生的“喝茶”一文走出来,再从自己的上述闲谈中走出来时,似乎有更多更深刻的东西在拽着我的笔,要我继续写下去。但当我从纯粹的“喝茶”这两个字眼中走出来,然后进入与它相关的一些事,一切似乎在瞬间变得深沉了……

从自己身边来说,更具体一点,该从我此刻所在的小西湖说起。小西湖在兰州乃至在更远的空间时间里被众人熟知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特色美食,尤其以东乡手抓为主。那么,有了东乡手抓,也便不得不提起小西湖每个手抓馆中似乎是约定俗成的“茶文化”或“茶习俗”了。

小西湖的手抓和茶是有名的,尤其对于我们这儿的少数来说更是人人皆知的。我没有具体的调研这“有名”是从何时开始,但有幸的是自己赶上了它最受欢迎的“鼎盛期”。然而既然是鼎盛期,说明它也有萧条的时候,没错,它的“衰落”已经开始了。这并不为奇,整个餐饮业由传统开始的过渡和转变已经在热火朝天的进行了,这种直接抛弃和拿来式的“改革”在小西湖也不可避免,传统的吃手抓加喝茶这样的形式也正在消失。代替“茶”的要么是面汤,要么是白开水,顶多也只是提前煮好的枣茶而已,确实没有了以往那种“慢”的情调,那种充实。甚至手抓本身也在间接的消失呢。这就是我因“喝茶”这件事而起的更深沉的忧思……

变化是每天可见的。比如,原来手抓馆里面的“小伙子”、“兄弟”、“弟兄”等等这样的称呼都统一变为了“服务员”。这一改变自然的迎合了大势所趋的“新”,但也使人觉得异常的陌生而且疏远了,以往的亲切感慢慢的云散,全新的概念在各方面体现着它的“新”。但似乎又在各方面体现着那种不被当事人察觉的“俗”,也许这正是一味赶时髦跟风的结果吧。或许有的人也会说传统的那些才是“俗”的,是该抛弃的,但是此一种“俗”却非前一种俗了。至少,传统中的那种“俗”尚有更多的人情味,更多近于人性的最原始的温馨。

标签:今日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