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血”的教训

作者:网友推荐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最近因为醉酒,我不慎从家里客厅的沙发上掉下来,从地板上爬起身时又不慎碰到茶几一角,很快额头上便冒出了一个伤疤。还好,由于当时已经醉了,实际用力不是很大,只不过是破了点皮,鲜血并没有直流,但无论如何疤痕还是十分明显的。只一夜“工夫”,我就发生如此狼狈的情形,害得我连续几天都不敢擅自走出家门,生怕在路上遇见熟人,难得做解释。

就忆起一些喝酒的事情来。

我第一次接触酒,好像是在8岁那年。那一年年底学校要放寒假了,家里杀了一头180多斤重的年猪。在上世纪70年代,能够杀这么重的一头猪过年,在农村也算是大事,很看重的,一般都会将左邻右舍请来先吃一顿肉。我家也不例外,将堂伯一家请来吃饭。杀猪都赶早,吃肉自然就安排在早餐。我的堂伯娘已经六十好几了,还能喝点酒,但我父亲不喝酒,此前我也没真正尝过酒的滋味,兴许是杀了年猪,小小年纪的我那一天异常兴奋,既然自己的父亲不喝酒,我这个作儿子的就自告奋勇、当仁不让地以主人的姿态敬了伯娘一杯酒,大概有5钱左右。哪知酒一落肚,我就立刻感觉浑身发热,头晕目眩。一旁的母亲知道我不能喝了,赶忙将我扶入房中睡下,并用火烤着我的双脚,怕我着凉。结果整整一天,我就睡在火桶上,连放假通知书也没有去学校领取。这是我头一次领教酒的厉害,从此很长时间我都不敢沾酒。

刚刚参加工作,是在乡下的一所学校。在那么一个不大不小的校园里,我们一群年轻教师偶尔聚会,席间一些同事免不了喝喝酒。但我不敢喝,我一直对8岁时的那次醉酒心有余悸,尽管当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年。

几年后,我调到了县城的行政主管部门工作,在办公室负责文字。工作环境变了,工作对象变了,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变化,主要是应酬陡然间多了起来,喝酒就难免了。一开始,在场的领导都鼓励我敬客人的酒,我说我不会喝酒,小时候曾醉过,他们说那都过去二十年了,那时候不会喝并不意味着现在也不会喝啊。于是开始喝。事实证明,我是不胜酒力的,但在一种“宁肯伤身体,不可伤感情”观念的引领下,出于联系工作的需要,我只得硬着头皮喝,结果时常喝得酩酊大醉。我喝酒后有一个反应,就是喜欢红脸,只喝一、两小杯,脸就红得像个关公。有人煽风点火似地对我说,这正是你能喝酒、有潜力的表现。开始我还信以为真,也想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什么喝酒的潜能,于是开怀畅饮,结果屡试屡爽,经常被酒打得大败而归。醉酒的情况甚至在陪亲戚喝酒时也难避免,可事后又觉得特别后悔。为此,岳父在世时曾提醒过我在酒桌上要学会保护自己,喝酒不要太冲。他言外之意,是说我喝酒缺乏风度。我相信,他人的感觉肯定是正确的,心里也想学,可是就是学不会。

我一醉酒,苦了的就是妻子。每当我说晚餐不在家用餐,她就有些紧张,也有些不快,总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喝酒,少喝酒,别喝醉了。我口里答应得好好的,同时也下过好多次决心:这一次打死我也不喝酒。可一到酒桌上意志就不坚定了,尤其是遇到气味相投的老朋友就更不能坚持原则了,有时席间明明有人说今天不喝算了,下回再喝,自己不仅不知道随声附和,竟还提议喝,说什么无酒不成席!喝酒的过程中,凭一点点浅薄的“酒文化”和套近乎般地掌握客人的一点点模糊信息,往往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以至不时掀起一个个高潮。每当这样的场合喝酒,我是百分之百的会醉的,而且已经有好几次需要同事搀扶着才能回家了。回家后,抓住妻子不便与一个醉鬼理论的弱点,准会先向她发一通脾气,指责她的不是,把平素藏在心里对她不满的话全都倒出来,骂累了,然后就呼呼大睡。记得有一回,我又喝多了,但到家才发作醉意,我睡在沙发上,来不及去卫生间,就把客厅呕吐得一塌糊涂,迷迷糊糊地听到妻子边搞卫生边呕吐。我睡着了就什么都没管了,还要等着她来为我打扫个人卫生。这种情况在一段时间里在我家司空见惯,想来真是惭愧。

标签:最近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