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似水流年不可追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35年前的夏天,他20岁。在一同下乡的知识青年中,白白净净,高高瘦瘦,却难掩英俊才气,或许与天性爱读书有关,在他心里,总相信,未来不是一场梦。

那时的生活单调而热闹,青春的激情更多的时候在漫天扬起的灰尘和砂土里,飘飘洒洒,碎落成片。只有偶尔被安排到公社念几段革命大批判文章,才是他开心的时候。接连几天广播里都会响起一个年轻而有磁性的男中音,带着一些纯粹和激进,象一汩清泉,浸润着一颗颗敏感的心。

记忆中似乎永远都有做不完的体力活。修渠、挖砂、炸山、碎石……为了碎一块大石,先要打炮眼,通常是两个人配合,一个双手紧握钢钎,一个扛铁锤,扛锤人打一锄,就发出一声“呵嗨”,铁锤在一串串有节律的“呵嗨”声中,也有节律的一扬一落,一上一下。这种场面最揪心的就是怕万一铁锤偏离轨道,突然轧手。果真有一天,他的手被轧了,血,当即喷射一样,不止。匆匆地,他奔向卫生室。

就这样,遇见了她---卫生室的卫生员。昏暗的煤油灯下,正看一本书。

惊喜从如水的眸子一闪而过,脸色绯红,正欲开口,突然看到了血,赶紧倒来热水,清洗,消毒……爱怜地看他,疼吗?用嘴唇对着伤口,轻轻地吹,一下,一下,竟有泪落下来,一滴,一滴,似小雨点,落在手上,薄凉如秋。那一瞬间,他的心,化了。

“你就是那个做报告的吧?听你讲话真是一种享受。”待包扎妥贴,临他离开时,她送到门口,半咬着嘴唇,才开口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进了屋。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他每天都会去找她包扎伤口。两颗静默的心,在那段贫穷而饱含理想的时光中渐渐靠近。年轻的情事,永远挂在岁月的枝头,闪着纯洁的光芒,如一枚奶白的月亮。

伤好后某一个出工的日子,天气晴好。时近黄昏,他正在埋头干活,突然听见有人说:“小杨,对面有人叫你。” “谁叫我呢?没弄错吧?”远离父母,陌生的村子里没有一个亲戚,他很好奇。“没错,就是你!人家在丹水河对面呢!”说完,还鬼异地笑了。他撒腿就跑,“该不会是她吧?一定是她!”一路跑,一路想着她如水的眸子和活泼的眼神,象倒影在水里的蓝月亮,兴奋地差点被脚下的石头拌了跟斗。终于气喘吁吁的跑上河堤坝,远远地便看见她,在对岸招手。

丹水河河面约三米宽,湖水在落日余辉的映衬下,闪着鱼鳞一样的金光。她穿着碎花的白布上衣,扎两个乌黑的小辫子,满天的红霞象一幅七彩油画,她就站在画里面。突然的,仿佛山石洞开,一束阳光照进来,他沉睡多年的心弦,被一一弹响,那么明亮,那么温馨,那么灿烂。他的眼前,有花在开,不息地开,大朵大朵的开,明晃晃的刺了双眼,就是睁不开。她和那一道道霞光,被定格成他生命中最美好的印记。

飞似地,上了木桥,跑过去。她手里竟破天荒提了一斤肉,那可是过年才会有的稀有食物啊!惊奇和不解覆盖了满脸。她只笑,不说话,温情地看他一会儿,转身就走。他呆立在那里,老回不过神。走了几步,她回头,才发现他没动,又跑回来,拉他的衣角,“还傻站着干啥?”依然和上次一样的娇羞,声音轻得只有他才听得见。乡村的小路又窄又弯,乡村的天空又高又远。还有不倦的清风,从林子这头吹过来,又从田埂那头吹过去。香气阵阵,鸟声啾啾,阳光点点。两人一前一后,不紧不慢地走着,说笑着。路过一户人家屋前,有几棵树,或桃树,或梨树,果子藏在叶间,像诱惑的小眼睛。他的心,孩子似的,咚咚直跳,差点掉出来。

那天,她在灶间忙活,吩咐他看书。其实,他哪看得进去书,他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她的背影;那天,三个月没沾荤的他吃到了长这么大以来最香甜的青炒肉片。8平方米的屋子肉香萦绕,一桌一椅,一碗一筷,她固执地只让他一个人吃,她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吃,很满足很开心,好象她也刚刚饱食了一顿肉片一样;那天,他才知道,她专门请了一天假,早上5点多就起床,步行到50里外的镇上,用自己节约半年的肉票割了一斤肉;那天,他看到了一双又红又肿的脚,后跟磨出了许多水泡,晶莹透亮;那天,面对生活的苦累和未来的无望都没有流过泪的他第一次流泪了。心,滑过草尖,全是感动之后的疼痛。

标签:35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