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彼处,永远的情殇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网友分享 时间:2020-07-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我们都容易犯一个错误,认为自己的爱情胜于别人的轰轰烈烈,荡气回肠胜于别人的缠绵悱恻,殊不知每个人的爱情都有精彩的一幕,都有彻心彻骨的回味,展开来未必就比不上那些导演编造的情节,或许,历久弥新。

赵姐的故事,就是一例。

赵姐,五十多岁,眼角眉梢风韵犹存,身体不太好,高血压高血脂时常困扰,在和我打交道由陌生至熟识后,用她一往情深的回顾,打开了在她心中留存多年的心结。

那是一个贫穷的年代,她上面有四个哥哥,都不识字,唯独她不仅学上的顺利,而且吃的穿的要比同龄的孩子们好得多,由此可见父母和哥哥们对她的溺爱,倘若日子一直这样过下去,倒也波澜不惊,问题就出在她的上学上,那年她在村里孩子们羡慕的目光中,坐着一辆驴车吱吱呀呀去了县城,又换乘一辆客车到了保定,此前,她从没坐过汽车,更别说来保定,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她面前打开,一个纤纤瘦瘦的少年走进了她的心里,一发不可收,从此,几十年的回忆相伴,澎湃起伏流光飞逝。

他们前后桌,她前他后,交往是从一个不经意的回头,一个无足轻重的‘哎’,一个平凡无奇的借钢笔事件开始的,他没有抬头,钢笔却准确的到了她的手里,她不知为什么就红了脸,觉得四周好多的目光,莫名其妙的心跳,挡也挡不住,手心脚心都是蒸腾的汗意。

情愫就是这样,一旦开始了流动,必是由一点点的浸出,到慢慢成线,最后汩汩成溪流,而时间的沙漏,始终快慢如一,心情却无法相随,慌慌的不知日落月出。

猜想那少年,一定瘦的恰到好处,正好充斥她刚刚萌发的少女心扉,那年保定的花一定香的耀眼,水一定流动的沁入脾肺,满街的人们一定都在为幸福奔波。

谁先牵谁的手,记不起了,那电流的敏感却分成了两股方向,在各自的身体一阵刻骨铭心的激荡后,再冲到彼此的头部,由于相吸而紧靠,到由二变一,那是怎样美好的时光啊!夕阳推走黄昏,黄昏抖开黑夜,黑夜缀上明月。

情事一般顺风顺水,速度急快,少年的恋情则如滚石下坡,惊闻千里,乡下的家里早已乱作一团,每个人的表情都如飓风扫过。

父命难违,母命难抗,原来山一般可以依靠的兄长都变成了张牙舞爪的猛虎!她妥协了,象一条被巨浪裹挟的小鱼,勉强跃了两跃,终究随波逐流而去。

没有再见,没有吻别,两个人被命运的手不由分说扯向相反的方向,那年保定的车站,学校的操场,每个大街小巷,一定到处有过那少年的影子,也许他沉默,心里却在哭喊;也许他脚步缓慢,心里却顺着她的每一点气息狂奔,可惜岁月的墙壁不会因他如焚的心情而终止疯长,直到成为一道永久的隔阂,任凭他们在两边痛苦万状,而始终无动于衷!

她结婚了,嫁给了一个直到洞房花烛才看到庐山真面目的男人;他的情况杳如黄鹤,彻底成为她心头永久的牵挂。

所幸者,她的丈夫老实本分,虽没有他的灵气,却是一心一意的对她好,她的儿女们知道母亲的不易,个个孝顺乖巧。

不知每次她头晕欲倒的时候,恍惚之间,有没有忆起那少年,纤纤瘦瘦,轻轻扶着她的肩,她在温柔的注视中安静,疾病远离,他们打破时光荏苒,重新回到旧时的课堂,她怯生生的说“哎,借一下钢笔……”。

标签:我们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