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文章记录分享

品味凉秋

作者:文章记录分享 来源:匿名 时间:2020-07-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文章分享

一丝凉意,像一条漂亮的小青蛇轻轻滑过青青水草那样,滑过皮肤。好爽,好舒服!那凉意是不是来自于昨夜墨青色的银河?或者,来自于那条草木葱茏的遥远的山溪?古老的诗词丁当作响,月亮一样在碧海青天洒下淡淡的光辉,我童年的小纸船是不是飘飘摇摇地漂过了瓜州古渡头?

母亲踮起脚来从树上摘下一个黄爽爽的秋梨,说:“吃吃看,秋的滋味。”咬一口,凉凉的,甜甜的,秋的滋味就是这种甜滋滋的清爽么?池塘边的菖蒲和茭草老了,以沉默的方式显示它们的老成持重。云是秋天洁白的薄薄的被子,那轻柔很容易让人想起人生之初的襁褓和洁白的轻柔的母爱。

看天,银河斜了,北斗七星的长长的勺柄,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扭转了方位。亘古而悲哀的爱情在遥遥相望中已经看见隐隐约约的鹊桥了。爱在青天,爱在迢迢的空旷之中。爱是什么滋味,竟然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爱是什么样的一种物质?竟然包含着如此巨大的能量?仔细品味,谁能真的解透爱的真实含义和滋味呢?老街也斜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卷起了青灰色的雨帘。江水西来,东坡气派,那浪竟浊黄地涌动千军万马。落日楼头,逝者如斯,究竟有谁望断天涯路?人生的况味,又有谁真正解透?

一片落叶在追逐另一片落叶,一只蝴蝶在追逐另一只蝴蝶,一种心情在追逐另一种心情,一座山峦在追逐另一座山峦。季节和时光的飘带洁白无暇,我在追逐什么,是不是那片水一样透明的浅蓝色智慧?让秋说话,让秋思考,让秋沉默,让秋在看见我的第一眼就露出格外的惊奇!秋是一根细小的汗毛,一柄雪亮的小银勺,一弘清澈的小溪,一根琴弦或一管洞箫……秋是我敏感的耳膜和心弦,听得见,弹得响。秋是一杯美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好凉的秋,好凉的风,好凉爽的音乐、绘画和诗歌。墙上的眉豆是月白色的,心里的乡愁是月白色的。苍苍蒹葭之上,那清晨的露水珠儿是月白色的。从历史的缝隙之中悄悄张望的美人,那一闪的眸子竟然也是月白色的。月白色的霜,月白色的梦,小夜里月光下的那月白色的世世代代的儿歌:“好大月亮好卖狗,捡个铜钱打烧酒……”啊!

在山坡上,在阳台上,在一首诗沉甸甸而又静悄悄的末尾,总悬着一种红红的相思一样的东西。秋风明月,山长水远,哪一条路是我走过的,哪一道桥是我走过的?路外有路,桥下有河,路迢迢,河迢迢,歌迢迢,心迢迢。悠远的鸡鸣,悠悠地正打开哪一把锁?

母亲站在村头,她的头发在秋风里霜一样银白。那是她的目光,那是她的声音,那是她阳光草木一样茂盛的慈爱!那是地上的池塘,天上的月亮。

把酒问青天。是谁愁得可以,是谁欲说还休,是谁独在异乡为异客?是谁借一杯酒真个就凉了苍茫无尽的秋?斟满秋风和秋月的酒杯,荡漾如晚秋的芦花,亦荡漾如流星雨一样哗哗落地的雁鸣。家乡的瓜果熟了,家乡的风俗香了,家乡的河流和山峦渐渐地柔白和红润了,家乡的老祖宗们穿着黑色的长衫一排儿正襟危坐了,家乡年轻的女人们,正摘下一颗颗硕大的秋梨,让她的儿女品尝秋的滋味了。你是不是听见母亲站在傍晚的门口拉长声地唤了:“伢仔——,回家吃饭罗!”

情牵意惹的凉秋,甜甜的,爽爽的,酸酸的,涩涩的,那是一口深深的、深深的井……

标签:一丝

推荐阅读

热点阅读

公众号